QQ截图20160715103446

原创在路上 解读“新限模令”下国产综艺走向

【导语】在模式引进与联合研发节目占据大半壁电视荧屏的当下,新政能否遏制愈演愈烈的“天价”引进海外节目版权行为,倒逼国内电视节目回到原创生产模式,成为业界关注焦点。

新政能否遏制愈演愈烈的“天价”引进海外节目版权行为,倒逼国内电视节目回到原创生产模式,成为业界关注焦点。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大力推动广播电视节目自主创新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就加强节目自主创新、引进模式管理、“920”时段编排等做了进一步明确。其中,关于模式引进管理政策尤其受到业界关注。

2014年,广电总局也曾出台“限模令”,但政策之下,众多节目打出了“联合研发”等名号引进舶来品,究其本质仍是换汤不换药的买卖。此次《通知》详细规定了“与境外机构联合研发、邀请境外人员担任主创人员或境外人员在节目制作中发挥主要指导作用的节目,如中方未取得完全知识产权,视同引进境外版权模式节目管理”,可以说基本涵盖了业内诸如“联合制作、联合研发、中外合拍”等节目制作模式的变通办法。因此,此次政策的出台也被称为“新限模令”。

在模式引进与联合研发节目占据大半壁电视荧屏的当下,新政能否遏制愈演愈烈的“天价”引进海外节目版权行为,倒逼国内电视节目回到原创生产模式,成为业界关注焦点。

 

“新政”影响

理论上,对于模式引进节目集中的湖南、浙江、江苏、东方等一线卫视来说,受此次政策调整影响将会最深。但根据记者了解的情况,进入7月份,上述卫视晚间综艺节目并无太大变动。

湖南卫视下半年重点节目《偶像来了》第二季(现改名为《我们来了》)、《旋风孝子》第二季不属于引进模式,不会受到影响。《真正男子汉》第二季并非今年引进,也不会因政策挪档。

根据《通知》“真人秀节目原则上一年内只允许播一季,不得过度重播娱乐节目”的规定,浙江卫视《奔跑吧兄弟》第五季无法在年内播出。对此,浙江卫视总编室主任陶燕表示,浙江卫视综艺节目将按照总局规定制作播出,如实申报、如实备案,等待总局批复;浙江卫视目前正在策划或即将推出的新节目中并无模式引进节目。

“我们对总局出台的相关政策坚决拥护并认真落实执行,我们的团队也一直在大力研发自有版权节目。”江苏卫视总编室副主任兼品牌推广部主任张博表示。明星真人秀《战斗吧男神》改名为《我们战斗吧》,将在7月15日正常播出。东方卫视明星旅行真人秀《花样男神》改名为《花样男团》如期播出。对于二三线卫视来说,模式节目本来就较少,因此也不会受到太多影响。

“对于卫视来说,制约其发展的因素很多,节目模式只是一方面,另外还包括制作力量、制作团队以及平台本身的定位和影响力等。政策实行之后,可能会有个别节目因数量超标等问题需要调整播出时间,但对于整体卫视竞争来说影响不大。”世熙传媒CEO刘熙晨表示。

对于不在新政监管之内的视频网站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模式引进大户,正杨映像(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杨力表示,“视频网站原创节目居多,且体量比较小,不像电视台投入那么大,因此一般情况下购买模式的可能性也不大。”千足传媒副总裁、《熟悉的味道》总制片人沐霖认为,不管是视频网站还是电视台,短期内可能会受到政策影响,但从长期看都会走上原创这条道路。

虽然此前曾出台限模令,但打着“联合制作”“联合研发”等不同旗号的版权引进行为并未削减。如何明确界定原创模式、联合研发以及节目引进三者区别,杜绝打擦边球的情况发生,成为新政在执行过程中的一大难点。根据总局《通知》,只要不是拥有完全的版权,就视为引进模式;如若未按通知要求备案或未如实备案,一经查实该节目立刻停播,该频道下一年内不允许播出引进境外版权模式节目。

对于网上出现的“‘新限模令’出台将加剧节目模式山寨、盗版乱象”的观点,刘熙晨和杨力都认为二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在没颁布限模令之前也存在很多抄袭现象,政策颁布之后,也未必就有更多的人去抄袭。很多好的’抄袭’都是在跟模式方进行充分沟通,以及了解其制作方法后独立去操作的。我认为限模令与抄袭之间没有必然关系。我们要尊重模式,只有尊重模式将来我们研发的模式才能进入国际市场,才能被别人尊重。”刘熙晨表示。

山寨和抄袭的原因是成本低。”杨力认为,不少抄袭行为是在计算成本之后的一种投机选择。“抄袭之前,节目方会先计算两者之间的成本关系,如果引进成本大于抄袭成本,就会选择抄袭,如果抄袭成本大于引进成本,就会去引进。”

沐霖表示,总局并不是完全杜绝节目模式引进,而是在鼓励原创的同时也允许模式引进节目以及联合研发节目的存在,只要掌握好不同类型节目制作方式之间的比例,就能对中国综艺节目发展带来正面影响。

 

理性对待模式

“在戛纳电视节,中国人抢模式就像抢奥特莱斯(OUTLETS)的东西一样——疯狂。但模式买回来之后到底能不能成功,能否适应本土电视环境,谁都不能预知。”杨力介绍,中国公司对于节目模式的哄抢直接导致近年来节目模式价格的飙升。目前,国际上的模式节目可以分为几类:A类模式,如The Talent、The Voice、《极速前进》等,在国际上已经有过多年成功经验。这类模式一年或两年的授权在300万元左右。A类模式全世界也就二三十个,中国已经全部购买,因版权年限问题,目前大部分节目正在进行第二轮售卖。由于前几季在国内的成功,这类节目模式在第二三轮售卖时价格往往水涨船高,并要求广告分成。第二类是新研发的模式,虽未经过市场考核,但品相很好,如今年在戛纳大放异彩的荷兰节目模式The Phone。

杨力认为,购买模式的优势有两点:一是大大节省研发时间与成本;二是模式引进节目提案通过率更高,不少电视台都认为模式引进节目更为保险。杨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假设有一个15人的研发团队,以1个人每月工资两三万计算,一个月单人力成本即高达30万元左右,而一档节目研发出来可能需要两三个月以上的时间。目前,虽然A类模式价格被炒得很高,但很多新模式价格并不贵,便宜的只有几十万。相较研发成本,购买新模式不失为一个高性价比的选择。“模式交易是合理的市场行为,知识产权理应被尊重,但中国现在的问题是,资本疯狂追逐模式,忽视了节目制作团队的培养。”

“现在单纯买模式做出品方的制作公司很少,因为没有那么强的资金实力;很多资本雄厚的传媒公司大肆采买模式,不培养团队,等项目确定后再找制作公司合作。”杨力认为,“‘新限模令’的出台,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唯模式论’现象,尤其是平台方的‘唯模式论’;同时,对于节目制作人来说也是一种保护,让资本往后退,鼓励真正有实力的制作公司参与原创”。

“模式引进不是扼杀原创的凶手,盗版和抄袭才是桎梏整个行业发展的不利因素。”FremantleMedia中国区CEO尹晓葳态度鲜明。在她看来,模式引进是一次学习的过程,通过一个个模式的引进可以教给中国制作人一套节目的生产流程以及建立一个节目的根本思维方法;而抄袭和剽窃是对一档节目的浅薄理解,如果一档节目,你看了觉得就会做了,这是非常肤浅的想法。“有些节目看过未必能够抓到精髓,通过引进或联合研发,可以让团队从制作过程中学习并积累经验;那些抄袭的人认为自己走了捷径,其实是错过了一次学习的机会。”此外,抄袭也意味着制作人并不尊重IP,不尊重模式的价值,这才是制约中国电视人发挥原创力的关键。“如果不尊重IP的价值,你也不会有动力真正去创造一个IP。”

英国《The X Factor》节目制作人、FremantleMedia全球娱乐制作监制Jonathan Bullen从模式咨询专家的角度阐述了他理想中模式引进的方式,“我希望在模式引进以及执行的过程中,能够和中国本土团队聚在一起探讨这档节目如何在中国落地并成功制作。”Jonathan认为模式引进的过程也是研发的过程,期间会不断有新的点子诞生,甚至在一档原有模式的改造过程中产生新的想法,衍生出一档全新节目。“这是我们想要鼓励和启发的一种思考方式。”Jonathan还告诉《综艺报》,西方所提供的模式是一档节目的基石,但在建造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仍需本土团队依靠自身经验来解决。

 

“新限模令”是契机

模式原创是一个漫长的学习过程,需要大量实践的积累,以及对规律的研习和掌握。不是两三年引进后,就可以一蹴而就成为原创大国,这个过程比想象中要长。尹晓葳认为这个转变的实现,不仅仅是技术创意层面的事,更需要对版权认定、知识产权保护等建立一系列行业体系标准。”这么多年的经历告诉我们,国际市场从来没有拒绝来自中国的创意,没有拒绝中国成为国际大家庭的成员,不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融入、学习、互相尊重,才是正确的路径”。

“如同改革开放,模式引进也是一个引进、学习、消化、吸收的过程,从而将西方优秀节目制作经验转换为我们自己的东西。”在刘熙晨看来,成熟的市场体系下,欧美节目模式生产建立在工业化生产水平之上,节目制作由一系列严格、具体的环节、流程构成;反观中国,电视节目市场仍处于初级阶段,节目从投资、生产管理到质量把控,整体水平较低。“我认为,中国本土团队原创能力不强的原因跟整个大环境有关。市场机制是推动创新最大、最有效的力量,而我们真正进入一个成熟节目市场还需要3-5年时间。模式引进下一步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将欧美工业化的理念和生产方式吸收进来,按照市场机制进行节目生产,同时培养职业化的节目制作团队,进而推动本土原创模式的诞生。”

沐霖认为,模式引进是一个学习积累的过程,但人都有惰性,“拿来主义”的盛行一定程度上让中国节目制作者对模式产生了依赖,从而禁锢了部分创作原动力。“‘新限模令’的出台可以说是一个契机,是一个激发原创力的催化剂。”

 

多种措施鼓励原创

对于节目团队原创能力的培养各大卫视一直在进行。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总编辑、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湖南卫视频道总监张华立在一次演讲中介绍湖南卫视鼓励全员创新。“湖南节目制作中心员工近600人,分成一大、一小两个池子。大池子是节目团队成员,有500多人,小池子是制片人,有20多人。每次提案由小池子里的制片人提创意、想法,通过之后再由他从大池子里挑选自己想用的人。当然,大池子里的人也可以积极提案,成功者甚至可以直接晋升为制片人。”

浙江卫视频道总监王俊在《2016好声音》(暂更名《中国新歌声》)发布会上表示浙江卫视今年开启了原创之年。对于原创节目,浙江卫视有一套奖励机制。陶燕透露,在集团和频道内部以及节目研发中心均设有节目模式大赛或创意大赛,创意好的节目不仅能获得重奖,安排后续的一系列孵化行动,成员还有机会前往英国参与培训。

江苏卫视总监李响介绍,他和他的团队日常工作80%的时间都聚焦在新节目创意研发和策划上。“我们有两支较大规模的团队组合——项目部和节目部,分别独立研发新节目,同时还有一些节目研发制片人。上海、北京的多支团队承担的更多是节目研发打样工作。每年八九月份,我们会面向全国征集节目创意,通过PK制度,来自内部和外部制作团队的所有节目创意方案,将接受频道中高层领导的投票,包括我本人在内,每位总监有一票。同时,我们也希望外部专家和普通观众也对这些方案进行公开投票,最终选出有价值的节目创意报台领导批准后实施。”

刘熙晨透露,世熙传媒从四年前就开始着手原创模式的研发,2013年底推出全国模式大赛。此外,世熙内部有一个近30人的研发中心,主要进行原创模式研发。“目前世熙所拥有的所有节目中,将近50%都是原创节目,接下来我们会进一步加大原创力度,提升原创节目比例。从这方面来看,政策是对我们的一个推动力。”

“很多本土化的设计和开发在最后一刻才成功,不管是模式引进还是自主研发,都需要时间去磨合,并落实到节目的每一个细节。尽管短期内一些研发能力、制作能力有限的电视台会受到影响,但把握住这个契机的平台和制作公司长期来看,肯定会受益匪浅。”沐霖希望在当下浮躁的电视制作环境中,制作人能给“慢”以空间,给原创以时间。

 

“新限模令”要点

  • 真人秀节目一年内只允许播一季。
  • 不得过度重播娱乐节目。
  • 鼓励原创节目,给予政策扶持。
  • 新引进境外版权的节目第一季不得在晚10:30之前播出,且需要提前两个月向总局备案。
  • 全国每晚10:30前最多允许两个引进境外版权的节目播出,总局发牌照。
  • 每家电视台每年最多新引进一个境外版权节目。

 

来源:综艺报   文: 陈丹 祝媛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