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webp (17)

上影节热词扫描丨瓶颈、泡沫、短板……中国电影行业迎来高速之后的焦虑?

“我们是主要投资好莱坞合拍片,大概有10亿的规模,希望有机会能跟合作。”一家基金公司的投资经理在“万达之夜”的Party上一边与旁边的人碰杯,一边搭讪,也许下一个影片“生意”就在碰杯后诞生。

与北京电影节相比,上海电影节的重点并不在于展会和论坛,最有特色的其实是晚上有各种社交之夜的酒会。比如“万达之夜”、“恒业之夜”、“暖流之夜”、“上影之夜”等。

在这里,也可以听到一些对当下电影市场的一些观察,业内人士聚集在这些私下场合的交流要比各种论坛上的冠冕堂皇发言来的更干货。“今年形势不好,电影市场增长率应该不会高于去年,主要是片源不多”、“还没到暑期档,下判断为时过早“……

其实除了这些非正式场合之外,即便在一些正式的论坛上,今年的上海电影节也有一个明显的变化,能够引发大家共鸣的不再高谈阔论中国电影如何走出去,也不是互联网对中国电影产业的重塑,甚至不是IP,而是资本疯狂“催熟”电影产业之后,给大家带来的担心和焦虑。

比如,在本届上海电影节期间,阿里影业主办的开幕论坛上,包括华谊兄弟影业CEO叶宁,万达院线总裁曾茂军、博纳影业总裁于冬等在内的大佬更多的讲述在中国电影的黄金时代,要警惕各种资本陷阱;由腾讯娱乐主办的“中国票房即将超美,成为老大还差几件事?”的论坛上,李安导演对于当下中国电影市场快速资本化担忧的分享更在朋友圈刷屏。

娱乐资本论观察到可以概括本届电影节的三大关键词:瓶颈、泡沫、短板

票房冷是中国电影票房遇到瓶颈了吗?

“这是中国电影最好的时代”“中国电影未来至少还要高速增长3-5年”……尽管上海电影节的论坛上大佬们都对市场有着美好憧憬,但今年上半年中国电影市场的冷淡已经让很多人感到紧张。

5月底的几天,全国单日票房最低达到3150万的冰点。要知道今年除夕,也就是往年影院观众上座率最差的时候,单日票房还达到3678万。从4月到5月的60多天里,票房同比下降14%。即便有《美国队长3》、《蝙蝠侠大战超人》等这样的进口大片上映,观众的热情也只持续四五天,并没有带动整个大盘。

也有人说,上半年票房冷清是每年的惯例,而且今年上映的片子少,要到暑期档之后才能判断今年的市场走势,接下来还有《惊天魔盗团2》和《独立日2》等大片的上映。“今年票补减弱,刚好又在这一时间段出现了一些质量不是很好的片子,因为看电影不是刚需,季节性的变化是非常正常的,没什么大惊小怪。”

 

但提起今年上半年大盘冷清的现象。一位在线购票平台的高管表示,影院的增加和在线购票平台的低价已经不再成为票房增长的动力,可以说,电影市场进入了一定的瓶颈期。

“今年《美人鱼》票房将近30亿,意味着这部影片的观众有接近1亿人次。一定程度上这部影片可以看做是对中国电影观众的一次小规模’探底’。在线票务为电影市场每年带入50%以上的新观众,如果说去年的票房增长还在于观众的增长,那么,在各大平台票补支出减少的情况下,现在首次走入影院的观众增长已经趋缓。”

从纵向同期上来看今年的票房也并不乐观。先看两部同为青春题材的影片,今年4月22日上映的《谁的青春不迷茫》票房1.58亿;去年4月24日上映的《左耳》票房3.02亿。

除了票补减少不能带动增量观众以外,在上海电影节开幕论坛上曾茂军表示,影院银幕数量现在还不到4万块,对标美国的话,国内银幕总数量至少要达到7万块才会饱和。但他同时也承认,个别城市的银幕数已经出现饱和,比如沈阳和成都,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城市银幕过剩。“一些低端的影院趁早选择要么卖掉,要么关掉。”

如果说用“瓶颈期”形容当下的电影市场不恰当,事实上是,确实没有足够多的电影来维持这个市场的容量。那至少可以说,中国电影正在经历一个“节点”。

影视行业开始往外挤出泡沫了吗?

在电影节期间电影与资本的论坛上,如何挤出电影市场中的泡沫也被当成一个重点话题来讨论。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缺少票补的拉动是今年电影市场冷清的原因之一,但事实上票补并不算作电影市场的泡沫。

娱乐资本论《电影金融创新的案例与边界》白皮书《电影+票房补贴:从“票补”到“买票房”,票房操纵的边界在哪? 》一章做过探讨。电影票房基本上是真是的,因为偷票房的数量远远超过业内认为的泡沫程度。如果说有影视泡沫其实更多指的是资本泡沫,比如影视公司的高估值,IP定价,以及明星资本化。

叶宁甚至在论坛上愤愤地表示,真正的电影IP一定是成功电影,而且能够反复拍摄。现在的IP泡沫主要来自于所谓的文学IP,游戏IP,互联网IP,很多人以为掌握了大量IP自己就成为大电影公司了,这就是个Joke。

今年电影票房市场冷淡的同时,也明显感觉到资本运作的减少。在上半年的几起并购中,暴风科技收购稻草熊以及立动科技和甘普科技第一次申请不成功,唐德影视并购爱美神被证监会发了问询函。这些案例其实意味着证监会正在提高影视行业资本运作的政策门槛迫使行跨界投资热钱更加理性。而另一方面,市场本身也在做出选择。

影视资本产生泡沫比较典型的方式是通过快速投融资,加快整个产业进程,从而达到粉饰利润的目的。“现在很多公司上一轮融资刚刚做完没多久,紧接着就开始下一轮融资,融资就需要有业绩对赌,比如,短时间内要求公司利润从1亿涨到5亿,怎么出来?就是通过不断的参投项目,或者一些非主营业务凑出来的利润。”

目前,一级市场的市盈率能达到39倍,而二级市场的市盈率才30倍左右,也就是说,一级市场的影视公司越来越贵。跨界资本和热钱已经开始到了从疯狂的“买买买”转为掂量一下口袋里钱够不够的观望的态度。

“这样的结果就是倒逼影视行业一级市场的公司估值泡沫开始挤出。这是市场自动调节,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这种对峙的局面不会持续太久,一直到一级市场的估值降重新下来之后,才会有新的资金进入。”一位证券一位分析师表示。

未来继续发展的短板在哪里?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不要让他们长得太快。不是说压抑他们,而是说你不要去揠苗助长,我觉得成长是很自然的事情,年轻的导演也是如此。给他一个时间自然发生,不管是环境孕育,还是年轻人准许自己被孕育,给我们自己一个健康环境,晚熟没有什么不好,不要太急。我蛮感恩自己漫长的幼稚期,很多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

尽管电影人才的培养机制和方法已经是一个被探讨过无数次的老话题。在阿里影业“生而不同”的发布会上,张强也表示,人才瓶颈已经成为中国电影业的痛点,很多公司今天拍电影最难的事不是缺钱也不缺剧本,缺的是导演、演员,尤其是演员特别特别艰难。

但与大家普遍认为的“培养新一代电影人才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任务”不同,李安“让年轻人慢慢来”的这一反调却获得了无数关注,并成为本届上海电影节上唯一值得刷屏转发的新闻热点。

在当下的电影人才培养机制中,多数是速成式的。徐峥在论坛上举例说,“我认识的所有年轻人,基本上都是不断看美国的编剧书,以求速成,别人学4年,他们学一年就完成,因为背后有资本大佬说赶紧拍,公司要业绩。其实做演员比当导演舒服多了,如果不是这种环境所迫,演员绝不会当导演。”

当然,也有人不同意李安的观点,认为太理想化。一位电影制片人向小娱表示,年轻导演是应该被孕育,但中国电影市场扩张速度远大于人才供给速度,按照快速的方法培养大量的创作人才也许是市场无奈而又必然的选择,否则,也许中国电影人才会面临断层,而最后的结果就是刚刚欣欣向荣的市场走向萎缩。

撇开正反两种观点不说,缺乏实操性的电影人是目前市场面临的一大短板。此外,李安还提到了明星陷阱。现在的市场很浮躁,大家争相出头,去抢明星,抢资源,这样会带来电影资源分配不均,早年的台湾电影、香港电影都是被盲目追逐明星的资本拖垮的。

“大家抢明星,这是当务之急,而不是在内容上做好的发挥和追求。这样久而久之,市场已经把这个明星定了,你只需要交货就可以了,不管它好坏,这是一个陷阱。然后就是下面的人工分配不均,把钱都花在了明星身上,电影的制作和场景做得都不够好。”

这样的创作环境直接制约了电影市场上高质量影片的数量。中国电影票房在2010年冲破百亿后,   以每年42%的增速迅猛增长。今年上半年票房冷清与影片数量少也有直接关系。在影响票房的三大因素中,渠道方面影院数量不断增加,银幕数,3D和IMAX设备,数字放映设备同时增长,而上映影片数量和类型却没有明显变化。

在渠道和观影人次都缓慢增长的情况下,未来几年电影市场的增长动力将来源于内容。而只有弥补这些短板,也许才有资格说“距离老大还差哪几件事”。

 

 

来源:娱乐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