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截图20160812111459

暑期综艺刮“新”风

在荧屏“限娃令”“限模令”等密集出台的2016年,暑期档综艺表现出与往年不一样的“新”风——“原创”发力,“我们体”盛行,萌娃消失,加之“奥运年”体育综艺接踵而至……目前,荧屏暑期档角逐过半,各家卫视的编排到底有无效果已一目了然,与此同时,潜藏在各种表象之后的问题和行业趋势值得探讨。

《加油!向未来》节目中撒贝宁在验证“人打哈欠能否传染狗”。

 

周五档三足鼎立  周六档进入“战国时代”

CSM媒介研究最新发布的1-5月收视数据显示,省级上星频道相较2015年市场份额继续下降。其中,全天市场份额排名前10的卫视频道占到了整体累计份额的61%,较去年同期提升1个百分点,马太效应持续扩大。

作为提升频道品牌和市场份额的有力武器,综艺节目贡献了受众最为广泛、广告价值最高的周末档份额,可以说,综艺节目的排序直接决定了卫视的排名。暑期档承载着广告商对卫视接下来一年的信心,因此更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从编排表上看,前列卫视纷纷加大了周末综艺的密度和份量。湖南卫视在周五和周六分别以《天天向上》+《我们来了》、《快乐大本营》+《夏日甜心》的叠播策略出击;浙江卫视周五晚编排《中国新歌声》,周六晚叠播《挑战者联盟2》《熟悉的味道》,周日晚间播出《我去上学啦2》;东方卫视周五晚播出篮球竞技节目《星球者联盟》,周六叠播《花样男团》《加油!美少女》,周日播出《笑傲江湖3》;江苏卫视周五祭出《我们战斗吧》,周六《非诚勿扰》坐镇,周日叠播《盖世英雄》《说出我世界》;北京卫视周五安排《我是演说家3》,周六推出新节目《跨界歌王》;安徽卫视周六推出《我们的法则》。此外,深圳卫视周五推出《极速前进3》;四川卫视周日编排《咱们穿越吧2》。

从新节目数量和收视结果来看,浙江卫视和东方卫视成为最大赢家,江苏卫视正在发力,湖南卫视略显疲态。以往排名在前10后半段的山东、天津、江西、湖北卫视已基本退出了周末的大型季播竞争。

从编排策略来看,周五档是竞争比较充分的阵地,因此以老牌节目为主,重点发力周五档的卫视主要集中于江浙湖深四家,以浙江卫视《中国新歌声》领衔,《我们来了2》和《我们战斗吧》咬得很紧;周六档因“霸主”空缺引来群雄竞技,一晚出现8档甚至10档收视破1的节目,力量较为平均。浙江、东方、湖南卫视纷纷在此时段布局叠播以求突破,从结果来看,浙江卫视《挑战者联盟2》领先,老牌节目《非诚勿扰》遭遇到了前所未有之挑战;周日档,东方卫视凭借《欢乐喜剧人》《极限挑战》等现象级节目起势,此次暑期拔得头筹的依然是《笑傲江湖3》。不过总体来看,周日档还有很大的开拓空间,江苏卫视在此安排了新节目叠播,湖南卫视“超级独播剧场”由李易峰、赵丽颖主演的《诛仙青云志》领衔,7月31日首播CSM52城收视1.352%,错位杀出。

 

新品类高调杀出

今年的暑期综艺从题材类型上进一步拓展,音乐、喜剧、演说、偶像养成、体育、科学、脱口秀以及户外真人秀包裹着美食、竞技、旅游、职业(生活)体验、野外生存、穿越等内核,花样频出,棚内棚外平分秋色。

音乐节目仍旧是第一大类,《中国新歌声》在经历版权纷争之后以原创姿态杀出,CSM52城数据显示,首期收视3.843%,相比前年4.3%、去年5.3%的成绩来说,收视率虽然下滑,但仍旧遥遥领先其他综艺。除了《中国新歌声》外,《跨界歌王》和《盖世英雄》两档新节目的出世,昭示音乐类节目在经历了《我想和你唱》《谁是大歌神》《看见你的声音》《蒙面歌王》等游戏化拓展后,正在朝着跨界和细分方向发展。其中《跨界歌王》邀请观众熟悉的演员进行音乐PK,节目创意十足,首播收视1.265%(CSM52城数据),排名当晚所有综艺节目第6名,微博电视指数长时间在周六档夺冠。据悉,在卫视下半年的项目中,还有类似跨界的项目推出。

基于产业链想象和粉丝经济热潮,偶像团体养成节目从去年暑期安徽卫视的《星动亚洲》开始便频繁露出。今夏,东方卫视《加油!美少女》和湖南卫视《夏日甜心》两档节目继续推出,可谓方兴未艾。但包括这两档节目以及此前的《燃烧吧少年!》《星动亚洲》《蜜蜂少女队》在内,团体养成节目在收视和影响力上并未达到想象中的火爆。

对此,湖南卫视节目制作中心副主任、《夏日甜心》节目监制夏青表示,一个节目能够成为现象级,一定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作用的结果,在电视节目丰富的当下,要产生昔日《超级女声》的效果几乎不可能。再者,女团的打造一定不是3个月就能速成的。湖南卫视做《夏日甜心》的初衷是为卫视选拔综艺女团,绝非为了迎合市场。因此,节目播出后,还会有很多在卫视上曝光的机会来继续锤炼和打造她们。东方卫视独立制片人张敏认为,做这种类型的节目最需要的是坚持,“一个团体能够在电视节目中有大体量的曝光,对她们的未来无疑帮助很大。大家还是应该要有耐心,给节目更多空间,看看最后趋势究竟是什么样子。”

乘借今年的奥运东风,以及国家发布的体育产业5万亿元的预估,卫视们从去年开始便已布局体育综艺节目。暑期,东方卫视推出了《星球者联盟》;浙江卫视推出将演播室设在巴西的《中国冠军范》;湖北卫视、黑龙江卫视、重庆卫视三台联播《阳光艺体能》;《极速前进3》也将奥运元素无缝融入节目中。这些节目类别特性不同,收视表现各异。从内容角度来看,虽然很多人判断“体育+娱乐”是个大风口,但其中也不乏大量泡沫,落实到具体项目时还需要遵循综艺节目的创作规律。

今年暑期新节目中,有一档节目尤其值得关注。央视一套推出的科学实验节目《加油!向未来》,发动了袁隆平、欧阳自远、刘慈欣以及全国各地科学实验团体、爱好科学的明星和素人一起为科学发声,用丰富的电视表现形式展现科学的“奇、美、趣、用”,力求在科普形式上创新,激活全民对科学的兴趣,在暑期档综艺中独树一帜。

 

“限模令”第一弹  “我们体”霸屏

诸多综艺节目改名,《偶像来了》更名《我们来了》,《战斗吧男神》更名《我们战斗吧》,《丛林的法则》更名《我们的法则》,《花样男神》更名《花样男团》……今年暑期档,几乎可以称为“我们”的暑期档。只是,“我们”代表的是明星真人秀,明星依然是热门。而自去年暑期“限真令”、今年年初“限娃令”之后,被称为综艺节目史上规定最详细的“限模令”于7月1日起施行,即今年暑期档节目成为第一批被调控的对象。

《关于大力推动广播电视节目自主创新工作的通知》(俗称“限模令”)对引进模式数量做出限制,规定“各电视上星综合频道每年在19:30—22:30开播的引进境外版权模式节目,不得超过两档。每个电视上星综合频道每年新播出的引进境外版权模式节目不得超过1档,第一年不得在19:30—22:30之间播出”,并规定“同一档真人秀节目,原则上一年内只播出一季”,“与境外机构联合研发、邀请境外人员担任主创人员或境外人员在节目制作中发挥主要指导作用的节目,如中方未取得完全知识产权,视同引进境外版权模式节目管理”,明确了模式节目的外延。

从暑期综艺片单上来看,《夏日甜心》《加油!美少女》《星球者联盟》《熟悉的味道》《盖世英雄》《说出我世界》《跨界歌王》等新节目都祭出“原创”大旗,一些本来以“联合制作、联合研发”作为“卖点”的节目也都在淡化各自的“混血”色彩,宣传纯正中国风。各家播出的模式节目均未超出两档,不过已有卫视满档,按照规定,第四季将不能播出模式引进节目。

浙江卫视战略发展中心主任助理陆皓表示,浙江卫视在政策允许范围内,会继续引进一些好模式,但现在观众口味被“跑男”《极限挑战》等节目瞬间拔高,市场上已经没有更好更新鲜的模式了,等于中国综艺市场已经走到瓶颈期,借力突破的可能性越来越小,自主原创成为最大挑战。至于如何刺激原创,早已纳入浙江卫视战略布局,“浙江卫视此前已通过《24小时》《王牌对王牌》等节目慢慢在摸原创的脉门,收视都还不错。今后,仍会在原创方面不懈努力,并定期举行模式大赛,择优制片。”

《我们战斗吧》制作人谢涤葵表示,“限模令”对电视综艺未来发展将有很大助益。他认为,此前行业环境就是“唯模式论”,很多电视台不敢做非模式节目,这也是自信心不够的表现。其实每个模式的本土化改造工程量都特别大,打着模式标签并不能保证节目能够成为现象级。客观上,“限模令”将促使中国电视制作走向主动、专业、投入。“观众不在乎节目是原创还是模式,他只在乎是否好看,是否过瘾。”而决定节目好看与否的条件无非是三个:“首先,节目形式是否让人眼前一亮。第二,内容是否能够让观众全程投入,看了以后可能还会感动、会开心。第三,观众会对整体制作水准有个欣赏预期,如果画面效果特别差,即便他们可能提不出什么具体意见,也会觉得不舒服,不会再想看下去。”

夏青认为,做原创很辛苦,模式节目做起来会轻松很多,但“只有原创才能给电视人带来真正的成就感”。她认为,未来的现象级节目一定会出现在原创节目中,节目内容应该会很扎实。“现在的观众已经不喜欢看‘飘在空中’的节目了,纯粹搞笑的内容不能满足需求。观众需要内容‘为我所用’,有实实在在的启发,并且能带来轻松、放松的感受。”

 

趋势及问题

“限模令”出台后,下半年电视荧屏上的确原创节目比例大增,包括《我的新衣》《金刚传》《欢乐大咖秀》等各种类型。《盖世英雄》总导演车澈看好电视节目网络化及细分市场两个方向。“你会发现网络化是个趋势,年轻人不那么墨守成规,他们喜欢‘开脑洞’的东西,喜欢幽默和年轻态的内容”。当下美食类、亲子类(编者注:此处指网综)等细分市场也很火爆。

谢涤葵则认为,类型其实是圈内人对自己设限。观众不是冲着类型而是冲着“好看”去看节目的,《中国好声音》与《爸爸去哪儿》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但是观众都喜欢。所以,“我们现在要做和以后要做的是怎么让自己的节目更好更极致,其他的都不重要。”

通过制作、分析《我们战斗吧》,谢涤葵发现“剧情化综艺其实是个伪命题”。“中国观众更希望看到明星在自然状态下的言行,如果剧情连续性强,是不易体现明星性情的,观众从中间进入也容易看不懂,效果不会很好。《我们战斗吧》从第二期开始调整,将稍微弱化剧情,更强调综艺感。”

户外真人秀持续高热,陆皓认为经过这两年的磨炼,国内制作团队对大型综艺的执行力已经没有问题,关键还是内容上如何突破。“有三方面必须要抓紧,第一,更加真实化;第二,贴近生活化;第三,更加剧情化。如果把这三方面结合好,真人秀还是会比较丰满而有市场的。”对于为何看好剧情化综艺,陆皓认为,这是基于中国观众喜欢听故事的传统,但他同样认为,剧情需要简单,因为“复杂的情节老百姓不愿意看。”

此外,综艺节目发展至现阶段,艺人的表现力也是他所担心的。“第一季和第二季节目,艺人可能会觉得很新鲜,也很卖力,但之后就会显得疲惫,有些艺人甚至抱着上通告的心态来上真人秀。”这里面固然有上综艺节目并非他们主业的原因,但归根到底还是内容的创新度问题,这决定节目内容是否有新鲜感,能否带给明星刺激。

近期,《关于进一步加快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意见》下发,具体到电视节目,文件要求“加快融合型节目体系建设”,其中包括积极利用互动、虚拟现实(VR)等新技术创新节目形态,激发用户参与节目的创作热情,增强节目吸引力。

政策号召和市场驱动在今年暑期档得到热烈回应——《中国新歌声》不仅推出VR版,还宣布开通LIVE直播赛区,打造四位导师之外的“第五战队”;科学实验节目《加油向未来》、电子舞曲音乐节目《盖世英雄》等均推出了VR版本;湖南卫视少女主播团队养成秀《夏日甜心》,在节目本体样态中加入了大量直播元素,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夏日甜心》首播CSM全国网收视率1.26%,收视份额7.84%,排名当晚同时段第一,其在符合政策规定的前提下实践了“电视如何让直播新技术为我所用”的行业命题。不过,夏青表示《夏日甜心》并非是为了“时髦”而用直播,而是因为直播方式可以更好地展现“甜心”们的素质功底,达到综艺女团选拔的目的。她提醒,如果不能做到网络和电视真正意义上的同步直播,那么所谓的网络直播与电视直播嫁接的节目几乎不成立。

可以想见,未来基于新技术之上的电视综艺节目创新方案将会源源不断出现。“电视台、视频网站都在抢与VR、直播的结合点,我们也在探索这方面的可能性。”陆皓表示,浙江卫视最近也收到了直播的提案,不过还没有出现一个完美的方案,“但对于新事物,我们一定会去尝试。”

 

来源:综艺报  文:赵国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