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webp (25)

认识“网感”、捕捉“网感”——“网感”打造秘籍

传统电视综艺时代,我们讲究的是“综艺感”;网络综艺时代,我们开始讲究“网感”。在网络媒体日益普及的时代,大家热火朝天地讨论“网感”,说到底谈的还是如何吸引更多年轻用户、如何让整张网活跃起来。

综艺节目追求“网感”无非也是看中了这有变现可能的用户流量,想要搞清楚互联网新媒体环境下的用户到底喜欢什么。

 

“网感”能带来流量吗?

播放量、微博话题热度、弹幕数成为衡量用户体验的标尺

有人说,网感在广度上表现为它充分利用互联网的套路来导入流量。如湖南卫视与唱吧战略合作的《我想和你唱》属于传统电视台与社交APP之间的导流。在唱吧月活跃用户数量从巅峰开始回落之时,这种战略合作可以吸引更多网友注册唱吧APP,并培养一批新的唱吧红人。

与此同时,唱吧带给湖南卫视的也不止是一群丧心病狂的素人歌手,与明星合唱的互动机制也让绝大多数的唱吧用户持续关注这档节目,好想知道电视上有没有出现自己的合唱镜头,好想知道到底是哪些妖魔鬼怪把自己PK下去,于是,一批观众就这样留存下来了。

再说一个直播平台与视频网站之间的导流,“直播+回放”是近期不断涌现的网综形式,比如《饭局的诱惑》将先在斗鱼直播,之后再在腾讯视频点播。

直播平台利用综艺内容来吸引和保持人气,让未注册过直播平台的观众按耐不住内心的洪荒之力,守在直播平台前一刷。直播时的关注度和名声都有了,视频网站的精编版综艺也不难引起观众的观看欲望,毕竟直播是没有字幕的。

当然,以上所说的仅是具有“网感”的节目形式,有一个放大互联网优势、突出网友互动的形式是好事,毕竟它提供了导流的机会。但是,有“网感”的形式也不是万能的,比如选秀史上最具品牌价值的节目《超级女声》,虽然今年改成芒果TV网络云海选和直播等声势浩大、极具“网感”的形式,却也没能迎来十年回归后的辉煌。

就算有了流量,能不能hold住这些流量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仔细想一想,让人看了第一集就再也不想看第二集的综艺节目没有吗?当然有!毕竟,让人看了第一集又没有第二集的综艺节目也有,《吐槽大会》虽然在三天之内、下架之前的播放量已经突破三千万,但也仅此而已,用户流量在节目下架那刻已经显得毫无意义。

那么,在我们谈论“网感”时,什么又是有意义的呢?一档综艺节目不仅要追求传播的广度,更要达到深度,即建立在流量基础之上的用户活跃度,增强用户粘性,真正激活这张网。大家衡量一个节目是否有“网感”的量化标准似乎就这么出来了:播放量、微博话题热度、弹幕数。

 

许多人会评价《极限挑战》是一档有“网感”的节目,我们可以看到《极限挑战》在优酷的播放量几乎每集都在1.5亿左右,微博话题的阅读量约122亿,B站每期都有无数“表白成员”“给后期加鸡腿”的弹幕。

看到这,我们似乎看出了些什么,“网感”并不是由综艺节目自身标榜的,归根结底做判断的还是用户。

换而言之,“网感”也成为评价用户体验的一个标尺。

 

有“网感”的用户体验怎么营造?

有“网感”的用户体验不等于“好评如潮”。一档节目无论是被接受被喜欢,还是被消遣被吐槽(也就是许多人说的“这节目有毒”),只要能激发观众进行互动,都可能被冠以“有网感”;反之,让观众觉得“难看”“尴尬”甚至“无力吐槽”,也就是带不动用户的活跃度,这样的用户体验就是糟糕的。那么,有“网感”的用户体验该怎么营造呢?

1、后期——“网感”加持器

纵观现在的综艺荧屏,有逻辑、能创意、会剪辑的后期团队已成为助攻节目“网感”的主力部队,字幕、特效、背景音乐等等元素是他们的看家武器。

剪辑风格篇

代表风格:节奏明快风、犀利吐槽风、漫画风

斯认为,综艺节目最怕的就是剪辑节奏拖沓,节奏一拖,就容易尴尬;一尴尬,就容易转台。在不破坏剧情完整性的前提下,节目需要懂得舍弃没有太多笑点、槽点和亮点的内容,采用多元素穿插的剪辑方式,让观众既跟得上节奏又沉浸其中。

 

另外,最近热播的各类网络脱口秀大多采取了犀利吐槽的风格。值得一提的是,《非凡搭档》的旁白“乃爷”,一个以花式吐槽撑起节目半边天的男人。在陈楚河实力吐槽鸣人造型的王濛时,“乃爷”来了一句:别说她,你不也是个智商欠费的柯南嘛。一些恰到好处的吐槽正中用户的笑点。

特色花字篇

优秀代表:《极限挑战》《约吧!大明星》

如今的“花字”,早已跃升为荧屏“标配”,以五花八门的字体、颜色、动画甚至有声形式增强节目的戏剧张力,实现内容的延伸与再创作。万变不离其宗,能为节目增加“网感”的花字一定做到了这两点:文字创作上,脑洞清奇不尴尬、语言幽默够简洁;呈现形式上,紧跟节目节奏、符合节目氛围。

比如,《极限挑战》里黄磊、张艺兴密谋整蛊孙红雷,电梯中的孙红雷就被配上花字“总有刁民想害朕”,这句网络流行语不仅十分契合此时孙红雷的处境,更与孙红雷“颜王”的气场相得益彰。

音乐音效篇

代表音乐:动漫配乐、B站热门曲

在恰当的氛围下选择能让观众炸裂的BGM(背景音乐)是一门艺术。小编印象深刻的是《极限挑战》曾在张艺兴滑滑板和骑自行车时配了BGM《带枪出巡》,顿时弹幕就疯魔了,观众的感官体验也从视觉转移到听觉。

制作团队在曲库容量和音乐审美上有困惑时,不妨到B站去转悠几圈,看看不同次元的年轻人对BGM的需求。也许在节目涉及到解锁时用到日剧《上锁的房间》主题曲《Face Down》,ARASHI的团饭就炸了;也许节目在提到自带BGM的人时用了日漫《在下坂本,有何贵干》主题曲《Coolest》,二次元用户就炸了。

视觉特效篇

代表特效:5毛特效、电影级特效

都说不会加戏的特效不是好后期,于是各种视觉特效在荧屏上极受恩宠,力求跳跃在画面上的特效直接跳动在用户的心坎上。在《我想和你唱》里,维嘉被韩红一眼瞪成小黑人的梗都要玩烂了。还有心碎了一地、膝盖中了一箭、胸口插了一刀等,这些相对初级的视觉特效玩法其实在网络亚文化圈里流行已久。

另有一些大制作的综艺节目正朝着好莱坞级特效的方向努力。比如,《全员加速中》不乏开普勒星球等科幻大场景的特效制作。其实,不管是5毛特效、还是电影级特效,只要能博用户一笑就是好特效。

最强道具篇

优秀代表:《放开我北鼻》里的小熊、《极限挑战》里的天猫

这里说的道具不是《中国新歌声》中的“战车”等传统道具,而是更有“网感”的二次元吉祥物道具。网综《放开我北鼻》里,被封印了45小时的萌小熊成为微博上的热门话题,网友纷纷猜测神秘熊的真身,由此加强了用户与节目的互动。而在《极限挑战》中,萌蠢萌蠢的天猫人偶屡次成为男人帮调戏的对象,广告效果也是一级棒。

 

2、人——“网感”加持者

事实上,能够影响一档节目一部剧有没有“网感”、“网感”好不好的,都是与之相关的“人”,他们可以被视为“网感”加持者。

锦上添花款

代表人物:薛之谦、大张伟

凭借信手拈来的自创段子、画面感溢出的语言风格、恰到好处的抖机灵,“南薛北张”打遍天下综艺咖,成为今年各档电视网络综艺的座上宾。有趣的是,他俩出现的节目总能博得大量眼球,相关的短视频和段子也会疯传,这与他们勇于自嘲自黑的个人特质贴合大众喜好,开口就是金句的语言风格顺应网络传播规律有关。除了这两位,民间当然还有更多有颜有才的高人可以被挖掘。

生产环节中的“自己人”

代表人物:综艺节目的后期staff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是最能概括他们的话。现在综艺节目的后期团队中,不仅90后成为中坚力量,混B站的剪辑大神也不断出没。他们既是综艺节目想要讨好的年轻族群的一员,也是内容生产环节上的工作人员,懂用户也更专业,能够判断怎样呈现内容是有“网感”的,也能预测什么内容会成为新的引爆点。

终极大boss

代表人物:综艺节目总导演、影视剧编剧、导演

最核心的“网感”加持者就是赋予一档节目、一部剧以核心价值的人,他们对用户需求的理解决定了作品的品质与气质。比如在B站蹿红的央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电视频道播出反响平平,却引发年轻网友关注热议。不“污”不“抖包袱”也不拼“颜值”“明星”,《我在故宫修文物》却是有“网感”的,这份“网感”恰恰来自内容本身的“有意义”,恰好满足了现代人对传统历史文化的潜在渴求。

过分低估用户审美、只迎合用户浅层需求的节目,缺乏价值主张,很难触及用户内心、引发共鸣,没有核心竞争力,再能加分的明星嘉宾与后期也挽留不来,自然谈不上有“网感”。

所以说,有“网感”的节目既不能过于低俗、也不能过于高冷。各个创作者除了在审美品味和价值思维上要略高于网友之外,还要能让提升用户体验的核心理念降解为吸引流量的具体形式,然后在用户的留存度和活跃度上做文章,真正激活这张网。

 

 

来源:看电视